栏目列表

热门新闻

  • 并向弟子售卖自己具有神奇法
  • 展会期间
  • 就好比以功夫茶拥抱下午茶
  • 将于2021年开始实施
  • 重点探讨当前全球经贸发展的
  • (记者 夏杨 通讯员 粤康信)
  • 并向弟子售卖自己具有神奇法力字画

    2021-01-09 03:50

    吴某衡利用佛教为幌子,发展大批富商为弟子,并在深圳专门成立了“华藏企业家联谊会”。近年来,他劝说、聚拢一批有钱的弟子办实业。他让弟子们出资几百万元在深圳开了一家御膳馆,他以自己有饮食秘方的知识产权为由,占了50%的股份;让弟子们出资在珠海开了一家佛具店,他以自己有“戒坛方”设计专利为由,占了50%的股份。

    吴某衡自称为许多领导人和弟子治愈了癌症和疑难杂症,经常开药方给弟子治病,一个药方收费几千元不等。近年来,吴某衡推行“全息医学”,号称可以用所谓五行、气息等治疗癌症,一个疗程数十万元。

    通过神化自己、包装自己、散播“天眼通”、“宿命通”等歪理邪说,吴某衡逐步成为弟子们心中的“神”,不断利用其“教主”地位施展敛财伎俩。

    2000-2010年,吴某衡因擅自发行股票罪、非法经营罪锒铛入狱,出狱后,他被法院追缴200多万元罚款。为此,他在微博散布信息,称师傅遭受迫害,又没有钱,因此向弟子借钱。仅仅3天时间,就筹集到300多万元。据记者了解,吴某衡筹到300多万元借款后,至今都未上交给司法部门,钱反被用来买了理财产品。

    每逢吴某衡的生日,成道日,佛诞日,春节,中秋节,其母亲生日等时节,他也都会授意心腹弟子散布消息,其余弟子则会纷纷来“奉献”。

    据了解,弟子给吴某衡的供养费,少则一两百元,多则成千上万元,其每次生日收的礼金达数十万元。警方抓捕时,仅在他家中,就搜出几百万元现金。

    此外,吴某衡抽名烟、喝名酒,赌博、唱k样样精通。吴某衡的儿子2012年8月赴英国留学时,其一次就给了26万人民币的生活费;他有10多名子女(有些婚生,有些非婚生),全部用弟子供养款支付这些子女的高额生活抚养费;弟子为其在珠海购买了2套房产,一名弟子还卖房筹集15万元给其用以在老家建房。据称,警方抓捕吴某衡时,在其家中发现大量弟子供奉的冬虫草、玉石、劳力士手表等高档消费品,在其保险柜搜查出大量现金和性药。

    近年来,吴某衡以“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”、“可以迅速提高修行”、“增强法力”、“其精液是高能量物质有益女性身体”等为名引诱、胁迫多名女弟子与其发生性关系,多名女弟子多次为其堕胎。

    在吴某衡身边,有专职由10多名女弟子组成的“秘书组”值班“护法”,贴身服侍生活起居;其以皇帝自居,给弟子们起有含义的字号,“惠”字辈的为妃子,“辅”字辈的为重臣,“悟”字辈的为本家,多次为“心爱”的女弟子在澳门购买高档服饰。

    今年7月30日凌晨,广东公安机关在公安部统一部署下,在有关省市协助配合下开展“猎枭行动”,依法查处“华藏宗门”非法组织,传唤审查涉案人员80多名,搜查取缔活动窝点多处,搜缴该组织宣传品及财物一大批。据初步侦查掌握,该组织教首、47岁的吴某衡等人涉嫌组织和利用邪教破坏法律、实施诈骗、强奸等犯罪活动,其中21人已被刑事拘留。

    据江苏一名女弟子回忆,拜师那天,除了花1000元买僧衣,还给师傅包了一个6699元的红包,才完成拜师仪式。

    身家并不富裕的弟子赵某(化名)控诉,“在吴某衡及其弟子的蛊惑下,生日有两次各给了2万元,吴某衡有次暗示说手头比较紧,我又给了3万元,请一尊佛像花了10万元”。

    吴某衡告诉弟子,只有闭过关的弟子,才会成为教派的中坚力量,而修炼到一定层次的弟子才具备闭关的资格。有弟子透露,吴某衡会要求弟子闭关以作为修炼的一部分,大部分普通弟子闭关都是在几个核心弟子家中举行,只有高级弟子才会有机会到师傅家,由师傅亲自教导闭关。闭关是要缴纳费用的,最便宜的也要几千元,能到师傅家闭关一次,则需要花费上万元。

    吴某衡,揭阳市惠来县人,1990年创立了“华藏宗门”。吴某衡利用了人们追求行善、健康的美好愿望,打着“慈善”旗号,推行健康、行善理念,借机笼络人心,包装自己,发展成员,建立组织,逐步从精神上控制成员,最后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。有些弟子为此钱财散尽、妻离子散,深陷其中,不能自拔。

    在吴某衡占股50%的深圳御膳馆,共有7道菜,价值从2000多元至6000多元不等,最便宜的“清肺饮”,其实就是普通糖水,也要2000多元一位。席间所吃的乌鸡,在其微博上称之为几千年流传下来的“原种鸡”,是乌鸡鼻祖,珍贵异常,一只鸡的成本就要1000多元。后经走访了解到,他口中的原种乌鸡,不过出自惠州的普通养鸡场。

    上世纪90年代,气功热时,吴某衡就开始办班收弟子,有些人追随至今。一名知情人士透露,“今年3月份,吴某衡说要给华藏企业家联谊会的20多名弟子网络授课。他与弟子们在网上聊天2个小时,每人收取5000元的培训费,一次就敛财10多万元”。

    吴某衡招收弟子时,大多要收取拜师费,有时候是他自己亲自收取,有时候则由核心护法弟子代为收取后转交给他。拜师费一笔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。

    2013年11月底,吴某衡指定要为10多名办企业的弟子各刻制一枚开光过的黑檀木印章。10多名弟子在感恩师傅之余“非常荣幸地”购买了印章。记者了解到,其所谓的黑檀木印章,行家估价区区几百元,每枚收费却达5.5万元。

    吴某衡告诉弟子,他可以通过《易经》测算股票涨跌。按照他的要求,很多弟子找他帮忙买股票,而他却规定,如果股票赚了,就算推荐3只股票,2只跌、1只升,也要弟子从升的股票盈利中抽成10%,如果股票跌了则会找各种借口圆谎,代价由弟子个人承担。

    此外,吴某衡还喜欢舞文弄墨,并向弟子售卖自己具有“神奇法力”字画,每幅字画从几万元至几十万元不等。一名张姓弟子曾用50万元购买吴某衡的字画。

    吴某衡要求别人捐款行善、全身心奉献的同时,他自己虽然没有合法收入来源,但靠着弟子们的“供养”,过的却是帝王般的生活。